用钢琴风靡世界舞台 陈瑞斌奏出最初的美好

用钢琴风靡世界舞台 陈瑞斌奏出最初的美好(中央社
」世界级的台裔钢琴家陈瑞斌回首奋斗之路,困难虽多,但他庆幸自己生命中还有音乐作伴。
陈瑞斌用「梦想与热情」形容自己的音乐之路,这也是他19日将在洛杉矶演出的主题。
他13岁就跳级考上维也纳音乐学院的大学部,之后国际大赛屡次获奖、受邀到世界各地殿堂级的音乐厅演出。
为了学音乐而少小离家,陈瑞斌年过50岁,已经是世界知名的钢琴家,多年来不变的是他对音乐的态度。
「弹钢琴是我的兴趣,当初也没有去想,这会不会变成我的职业,只是这样一直弹下去。
」受访这天,陈瑞斌穿着白衬衫、牛仔裤,借了友人住宅与
对于天使手指这种彷彿是天上来的美名,陈瑞斌谦虚笑说:「我也不知道怎幺来的。
」但人间遭遇的艰难与挑战,却是他持续在琴键上精进的动力。
陈瑞斌谈着13岁出国,人生第一次搭机,花了24小时才到目的地;在那之前,他没有读过音乐班,琴艺是土法炼钢而来;到了奥地利,一句德文也不会说,生活上大小事要自己处理;与父母分隔10年之后再相见,竟然是在总统府音乐会。
陈瑞斌说:「克服的困难很多,身体上、心理上、精神上、财务上还有早期在语言上都是。
但是我很幸运,我是一个音乐家,纵使有这幺多的困难,我还有一个我最喜爱的东西,那就是音乐一直陪伴着我。
」他说:「就像很多人听音乐,喜欢闭着眼睛,沉浸在里面。
而对我而言,音乐虽然是我的职业,但当我对一首乐曲非常热爱,练习到一个阶段之后,演出的当下我也是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,也是使我自己更喜爱这个作品的时刻。
」因为过去只身打拚的成长经历,陈瑞斌为眼前的琴键注入「梦想与热情」,想要当一个「不一样的音乐家」。
他说:「至少在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,可以留下一些东西。
虽然不像伟大作曲家那幺厉害,但希望能对下一代能有所启发。
」除了透过音乐传递正能量,陈瑞斌这次在洛杉矶Ambassador Auditorium举行的音乐会,也将带来客家民谣「天公落水」,与已故台湾作曲家江文也「台湾舞曲」,透过艺术这样的世界共通语言,将台湾作品介绍给西方听众。
陈瑞斌在世界各地演出,一年要绕地球好几圈,而台湾对他而言「是我灵魂上永远的家」。
不过,每次在台湾演出,压力也最大,因为台湾的乐迷对他最熟悉、最有感情,「我不是一个只来拜访一次的音乐家,听众跟我有不一样的连结」。
他举例台湾粉丝的热情:「经常有人跟我讲,8年前、10年前在哪个地方表演,安可曲是哪一首,都记得很清楚。
」今年初台北101跨年晚会上,陈瑞斌在数十万的台湾观众面前,与电音DJ跨界合作演出,这是他历年来与其他领域音乐人合作的其中一例。
陈瑞斌说,台湾人口是奥地利3倍,贫富差距较小,各地文化中心、大学演奏厅的硬体设备也很先进,但艺术市场仍有成长的空间。
以古典乐为例,许多学子因为升学、工作而放弃了音乐之路。
期待各界一起努力,让艺术家没有后顾之忧,在各自的领域上专心创作,藉着作品与世界连结。
(编辑:冯昭)10809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