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信仰中为性倾向寻找出路

在信仰中为性倾向寻找出路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今年「开卷」颁奖典礼,得奖书《公东的教堂》作者范毅舜上台领奖时,书中所述在台服务超过60年的外国神父,包括吴若石、葛德、魏主安等6位神父,陪同领奖,令在场多人动容。

在《海岸山脉的瑞士人》之前,摄影家范毅舜出版作品近四十部,可谓着作等身。不同于过去以欧洲为主题,或谈教堂,或文化遗产,或摄影的诸多着作,《海岸山脉的瑞士人》是他第一本写到自己的书,写他的信仰、心灵探索,甚至包括性向。文章涉及神父,以及神父与他之间的爱怨情仇,既公且私,融合为一。据自序说,这书早在二十年前就想写了,苦于不知如何下笔,如今时机成熟,水到渠成。

所以滞碍廿年,主要是他与教会的一个冲突。冲突根源来自同性恋。

范毅舜是虔诚的天主教徒,信仰是他生命的依归,心灵的锚,但在性向意识萌芽后,与教会冲突,无从化解。

范毅舜从小就想当神父,成长后不改其志,却始终与教会扞格不入,因为同性爱的慾望横阻在前,难容于保守的天主教会。之前,几位神父欣赏他,邀他修道,他向这些爱护他的神父坦承性向之后,「这群家伙彷彿见鬼般,话锋一转,离我而去。」他觉得被出卖,伤心之余,决定此后迴避修道的话题。

书中提到20岁初识施予仁神父,施老神父慈眉善目,两人相处久了,范毅舜向他表达修道念头,施老神父得知他的性倾向后,未明言反对,却拐弯抹角说他不适合修道,为此范毅舜暴怒,双方口角后范毅舜离去出走,这段对话、动作,书里描绘生动。后来范毅舜出国,与同性朋友共同生活。出国多年,获硕士学位后回台湾,探访施老神父,他仍无法接受范毅舜的同性爱恋,但,范毅舜写道:「我知道他无法接受我的生活,但他默认了另一个跟我生活的人。」

在宗教与爱情的矛盾之中挣扎,一直想为性倾向「在信仰中找一个合理的出路」,范毅舜最后领悟到,若放弃某些坚持,生命将不再成长,随波逐流,终而在坚持个人自由与灵修之间取得平衡,突破人与制度架构出来的重重藩篱。

小小的体会,走了大半辈子,在书里我们分享了他的困惑与喜悦,思索与领悟。在多元成家方案遭某些教会丑化诋毁之际,此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。

「海岸山脉的瑞士人」指一九五○年代从瑞士先后来到台东传教的外籍修道士,他们把后半辈子奉献给东台湾这片土地,有的死后长眠在此,化为海岸山脉的一部分。《海岸山脉的瑞士人》这些修道人的生平事蹟,兼及彼此互动,与自身成长的经历。